免費小說 > 楊玄怡娘小説全文完結閱讀免費 > 第902章 誤會啊
  深秋的南歸城看著有些肅殺。

  今年該做的事兒都做完了,百姓無所事事,就在家中少動彈,以減少消耗。

  甄斯文卻閑不住,招募了數百民夫修葺城墻。

  數百人一起勞作很是熱鬧,甄斯文就在一邊看著,不時和言政說幾句話。

  “今年看來就是如此了,明年不知國公是個什么章程。”言政有些期待。

  “國公必然是要進取的。”

  甄斯文對此深信不疑。

  “有人說國公如今是節度使、秦國公,也該心滿意足了,從此就該謹守北疆。”言政說道。

  這是對國公的輕視,若是我在場,定然要飽以老拳……甄斯文雙手抱臂,“國公的志向豈是他們能揣測的!”

  言政心中一動,“司馬,那你說說,國公的志向為何?”

  在楊玄歸來后,這個問題就成了不少人茶余飯后的話題。

  有人說國公要謹守北疆,從此安分守己。

  有人說國公會不滿足于現狀,想要個宰相的名頭。

  有人說國公……

  各種匪夷所思的猜測都有。

  甄斯文說道:“國公的志向我不猜測,就一個,國公指哪,我便去哪!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辭!”

  “司馬對國公……”言政突然覺得話題沒辦法繼續下去了。

  你說忠心耿耿,這事兒不對,楊玄是臣子,不是君王,說忠心耿耿過了。

  “我當初不過是一介小吏罷了,若非國公,多半淪為馬賊的刀下鬼。國公便是我的恩人……”

  這話要小心啊!

  言政看看左右,“小心隔墻有耳。”

  “這話,在長安我也敢說!”

  北疆悍匪拿出了當初在長安悍不畏死的態度,言政不禁心中一震。

  老夫可要學學甄司馬,好生為國公效力,以后說不得還能駐守一方。

  城頭有人高喊,“斥候回來了。”

  斥候面色嚴峻沖進城中。

  戰馬長嘶中,斥候翻身下馬,喘息了一下。

  “司馬,內州出動了大批游騎,遮蔽了咱們哨探的路線。”

  甄斯文蹙眉,“這是在弄什么不想讓咱們發現……”

  言政下意識的反應,“怕是要集結大軍,圍攻南歸。”

  甄斯文說道,“令城中戒備,斥候繼續哨探,另外,令人去桃縣稟告。不可添油加醋,就說,內州突然遮蔽了我軍斥候。”

  “領命!”

  信使出發了。

  甄斯文看著北方,幽幽的道:“老子好久沒殺人了!”

  ……

  內州。

  肖宏德和趙多拉在議事。

  “游騎遮蔽了甄斯文的斥候,此事倒也不大,可寧興讓咱們這么干,究竟是個什么意思?”

  趙多拉上次戰敗后,就成了過街老鼠,若非皇帝需要他來拉攏肖宏德,想來早就被流放了。

  所以,最近他很是小心謹慎。

  肖宏德看著地圖,“老夫問了,使者不說。不過,想來是想給桃縣的楊狗傳個信號。”

  “寧興可會出動大軍?”趙多拉上次失敗,一直耿耿于懷。

  “你可敢去?”肖宏德看著他,眼中有譏誚之色。

  你這條老狗,等老夫給寧興報個信,說你對陛下不滿,回頭弄死你……趙多拉心中發狠,但卻知曉拉攏肖宏德是大事兒,若是失敗,皇帝第一個要追究他。

  “自然是敢的!”

  肖宏德沒想到他竟然會唾面自干,緩和了一下語氣,“等明年!”

  趙多拉起身,“老夫去城中巡查一番。”

  等他走后,肖宏德突然冷笑,“鬼鬼祟祟弄那些手段,以為老夫不知?”

  晚些,來了個信使。

  “相公問,皇帝在內州可有布置?”

  趙多拉在拉攏老夫……肖宏德搖頭。

  “并無!”

  ……

  赫連榮進了錦衣衛之后,一直沒能出任務,而是在培訓。

  因為少了一只左手,赫連榮就申請免除培訓。

  “老夫少了一只左手,去做奸細一眼就能看出來啊!”

  可捷隆卻板著臉,“這是規矩。”

  好吧!

  赫連榮老老實實地去學習如何做一個合格的臥底。

  各種培訓下來,讓他大開眼界的同時,也心中暗驚。

  今日是他出師的日子。

  也是匯演的日子。

  一番摸爬滾打,以及密諜的技能展示后,捷隆滿意的道:“不錯。”

  赫連榮忍不住問道:“以后難道還能讓老夫去……臥底?”

  臥底是錦衣衛內部的說法。

  捷隆坐在案幾后,喝著茶水,“你覺著自己少只手能做臥底嗎?”

  “那為何還得操練這些……不,是培訓。”

  “去吧!指揮使尋你有事。”捷隆避而不答。

  赫連榮告退,走出值房,聽到里面的捷隆愜意的道:

  “潭州刺史啊!也得給老子低頭!”

  赫連榮面色不變,去了赫連燕那里。

  赫連燕的事兒不少,指指自己的側面,示意他坐下。

  上官讓你坐,你別真的坐下。

  這是赫連榮的心得體會。

  赫連燕處理完手中的事兒,抬頭道:“坐吧!”

  赫連榮這才坐下。

  就在先前,他看了一眼值房內的布置,和別的官員的值房相比,多了些柜子,而且都是抽屜。

  不容人窺探!

  “培訓了這陣子,覺著如何?”

  捷隆有些憤世嫉俗,小人得志……赫連榮知曉不能打小報告,“受益頗多。對了,許多東西老夫都是初次得見,聞所未聞,可見指揮使睿智。”

  這話他說的真心誠意,沒有半點虛假。

  培訓中的那些內容,至今想起來依舊令他拍案叫絕,真特么的太出彩了。

  怎么能想到這些東西呢?

  皇叔當初終究小看了這位侄女啊!

  “那是國公的吩咐。”

  赫連燕說道。

  赫連榮一怔。

  “你以后就負責北遼那邊的情報分析,可有把握?”

  赫連榮說道:“老夫盡力而為。”

  “這是錦衣衛,不是官場,把那些油滑都收起來。”赫連燕淡淡的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官場最忌憚的便是拍胸脯打包票。

  吃虧多了,才知曉做事要給自己留余地。

  “盡心做事,自然有你的好處!”

  赫連燕敲打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赫連榮低頭。

  捷隆出現在門外,指指赫連榮。“指揮使,國公那邊讓他過去……”

  “一起吧!”

  赫連燕起身,帶著赫連榮去了節度使府。

  楊玄正在和宋震說話,見他們來了,就說道:“操練之事還得慢慢來,宋公乃是老兵部,閑暇無事可去軍中看看。”

  宋震點頭,“今日就去。”

  這還擔心我忌憚你……楊玄樂了,“只管去!住下都無妨!”

  宋震走了,赫連燕帶著赫連榮進來。

  “坐。”

  楊玄隨口道。

  “不敢!”

  赫連榮是真的不敢。

  當初他和楊玄僵持了數年,期間可沒少給楊玄添堵。所謂有仇不報偽君子,現在他成了楊玄手下的錦衣衛,若是不知進退,說不得老板就會勃然大怒,新仇舊恨一起算。

  楊玄也不勉強,至于什么新仇舊恨,赫連榮小看了他的格局。

  “北遼那邊你熟,當下寧興三足鼎立,長陵最弱。按理,此刻他們應當斗的不亦樂乎,可南歸城甄斯文遣人來報,內州肖宏德突然派出大批游騎,遮蔽了南歸斥候。你來說說這里面的道道。”

  他說著丟下手中的文書,放松的伸展雙腿。

  赫連榮仔細想了想,“若是出戰,那么就該出其不意。遮蔽斥候的窺探,除非是城池出了大問題……”

  豆腐渣,或是失火了……楊玄點頭,瞇著眼,“繼續。”

  這是老板初步認可了,好兆頭……赫連榮繼續說道:“第二等可能是有大人物來了內州,為了安全起見,遮蔽了斥候。”

  這個可能楊玄就沒想到。

  由此可見,三人行必有我師啊!

  集思廣益還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楊老板的思路走偏了一瞬。

  “第三等可能是,做個樣子。”

  嗯?

  楊玄蹙眉,“說細致些。”

  赫連燕冷冷的道:“給國公稟告事情,要知曉輕重!”

  老夫又把自己當做是刺史了,罪過罪過……赫連榮趕緊請罪。

  “罷了,繼續說。”

  楊玄看著老對頭此刻點頭哈腰,不禁百感交集。

  那些被俘的國君到了敵國會是什么心態?

  赫連榮此刻的心態翻十倍。

  赫連榮說道:“北遼那邊年底會對各處官員將領審評,以好壞來評定此人是升遷或是降職。故而每到這個時候,各處官員將領都會弄些動靜出來。”

  “如此嗎?”

  楊玄說道:“你對林雅怎么看?”

  赫連榮說道:“可惜沒生在宮中。”

  這話還是官員的習慣,賣弄。

  一句話能讓你琢磨許久的那種賣弄。

  楊玄擺擺手。

  赫連燕帶著赫連榮出去。

  到了赫連燕的值房外,她指指刑房。

  “十棍!”

  赫連榮一怔,捷隆獰笑,“來!”

  赫連榮這才明白,十棍是對自己今日不恭的責罰。

  忘了曾經的日子吧……赫連榮跟著進了刑房。

  啪啪啪!

  慘哼聲不斷。

  許久,捷隆一臉輕松的出來。

  如安的弟子陳化正好準備出去,見狀就嘀咕,“我說上次怎地發現刑房中有尿,原來是你啊!真是不像話!”

  他說著準備往外走。

  赫連榮從刑房中捂著臀出來。

  看著……

  陳化想到了老賊前日講的那個事兒,不禁呆滯了。

  “這是,傷著了!”